你真以为Dior、纪梵希和侃爷都玩过的“高街风”是公式化潮流?

在各大品牌的 SS20 秀粉墨登场后,我们终于意识到,在风口浪尖折腾了小两年的机能风终于 out 了。没错,就像它的前任复古解构风一样,悄悄地 out 了。

最明显不过的证据,就是当人们还在猜想 Kim Jones 又会请 MMW 在衣服上安装多少种机能扣时, Dior Men SS20 抛出了一件又一件剪裁干练高级的西装外套、西裤、大衣。人们的焦点变成了联名日默瓦的挎包、双层领口 blazer、以及制作流程复杂的百褶衬衫。

凭借过去一波机能热成功从街头挤入高级秀场的 ALYX 也将技能点全部加在了宽松大方的高级剪裁上。

过去两年被饱和度满点的荧光色弄得头晕眼花的人们终于意思到:简约大气的 tailoring style 终于彻底的霸占了舞台中心,优雅知性的莫兰迪配色将成为未来一年的主流。

如果有人问我火在复古解构风之前的高街风现状如何,我的回答可大致分为两类:如果你说的高街是那个若干年前由 Tisci 在纪梵希发扬光大的“原教旨”版本,切尔西那么现如今改朝换代的纪梵希早是如下这般面孔: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将 Hedi 圣罗兰“重工”借尸还魂的 Amiri “高街”,那么很遗憾,如果不想被淘汰,就要与时俱进。于是我们看到了重用莫兰迪色系和简约宽松化 tailoring 的 Amiri SS20:

在此我也希望极端“老” Amiri 粉丝不要过分骂街,毕竟在时装圈混饭吃就要与时俱进,现在欧美主流不再玩之前那套重工摇滚是既定事实,甭管你 Amiri 做的多极致,那也要适当妥协,不然你真以为靠着国内少数有消费能力的硬核 Amiri 玩家和大部分买着歪货和低端打版替代品的大圈子能养活 Mike 的衣食住行?在我看来,Mike Amiri 仍能在简约 tailoring 当道的时候推出这款硬核 Jimi Hendrix 牛仔已经是对摇滚乐的最大尊重了。

虽然我知道你们内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时装的轮回就是这么回事,是时候往前看了。现如今粉墨登场的简约 tailoring 在上世纪90s也不是没靠着 Jil Sander 等设计师火过,那些90年代 Jil Sander 风过时后一直隐忍到今天的粉丝不也活得挺好。

说了这么多风格的改朝换代,大家一定好奇我们中国的潮流爱好者此时此刻又在玩什么。机能?还是 layback 到机能大火之前的复古解构?nonono,你们统统猜错了,中国潮流界现在最流行的,是“高街”,大批美图预览:

在敞开聊当今的“高街”热之前,我们先来简单追溯一下各版本“高街”的时间线。至于此处的“高街”为什么要加上引号,我们接下来见分晓。

此处的正统高街,是建立在高街字面含义上的“原教旨”解读。高街即高级街头时装,是由大牌时装下探街头文化元素,以及野心勃勃的街头潮牌通过解构和高级做工“高攀”时装的融合产物。

老生常谈的 Raf Simons “Riot Riot Riot”大秀是高级时装向街头文化接洽的里程碑,无论是题材敏感的独立电影 Christiane F. 印花补丁,还是廓形帽衫的破坏细节,都是一线设计师明目张胆地向街头、向地下示好的举动。现如今我们仍能从 Unravel Project,Juun.J 等上探时装的街头品牌中找到 Raf 早期作品的身影。

从执掌 Dior 男装线秋冬将品牌设计向瘦削版型无限靠拢的 Hedi Slimane 自然也不可不谈。2004年秋冬的 Dior Homme “Victim of the Crime”大秀上,Hedi Slimane 将摇滚风格推向高潮。摇滚风必不可少的紧身牛与版型犀利的麂皮靴也成为了日后“狭义高街风”的必备单品。

Hedi 日后加盟圣罗兰后愈发明显的个人烙印就不再此赘述,反正在我眼里看来都差不多的帅。

如果说上述的各位设计师只是在高档时装中情怀般的融入自己钟爱的亚文化元素,那么执掌纪梵希多年的Ricardo Tisci 在2011年推出的男装秋冬系列可谓是彻底推倒了高级时装与街头之间的次元壁,在此前就屡次试探哥特风印花的 Tisci 在此季度推出了尽人皆知的罗威纳印花:

这次试探不仅足够醒目,而且极易被大众接纳,大家可能没看过 Christiane F.,也不听摇滚,但谁还不喜欢小狗狗了。纪梵希的秋冬2011加剧了街头与高级时装接洽的步伐。

如果说 Givenchy 是向下兼容时装大牌的典范,那么 HBA 就是当我们提到向上兼容时不得不说的例子了。虽然早早地成立于2007,切尔西但 HBA 线年。别看当年满大街的 HBA 都是拉链+字母印花,但人家真的是一直靠解构玩下去的品牌,只不过后来惹怒了 A$AP Rocky,加上作品的性别标志越发无法被常人接纳才玩完。

Anyway,让我们回到2013年的 HBA 秋冬大秀,请来 A$AP Rocky 友情客串的 Shayne Oliver 在此季发扬光大了此前就靠着陈冠希等人宣传的黑白 logo 印花,和品牌的标志性拉链设计。

陈冠希上身 HBA Fall 2012,这一上一下的兼容有多可怕呢?如果大家回头看那两年的打版 fake 广告图,会发现各种 look 基本上离不开五角星和黑底白字两种元素:

受此影响,各大品牌男装也都在此后开始狂 cue 街头风格,从 Fall 2014 开始为闪电抛弃逼格的 Neil Barrett 就是非常典型的范例。其实说穿了,这一系列的举动并非时品牌自降档次,而是在维持品牌档次的同时迎合消费者更新换代罢了,在原有的高级时装框架上学潮牌印点漂亮图案和 logo 就能疯狂吸引一波全新的主力消费群体,谁会拒绝呢?

文化人学会了“武术”,那些只会印花的“莽夫”潮牌也基本没有了存活空间。在此之后,除了亚文化烙印浓厚的 Supreme,想登上台面的潮牌都必须如同 Vetements、Gosha、Ambush 一样认认真真地搞剪裁。

这场轰轰烈烈的时装街头对接运动中,一位 icon 的搅局为高街赋予了全新的定义,就让我们称这种风格为 Kanye 版“高街”。

如果说原教旨高街的定义是街头与高级时装接洽融合,并在2010年后随着消费者的年轻化早已深入了各大时装品牌的骨髓,那么 Kanye West 可以说是一个将此定义狭义化的人物。Kanye 版“高街”可以高度概括为 Kanye 和其小弟的搭配风格。

如果说 Kanye 版“高街”的最大受益者是 Haider Ackermann,那么 Kanye 版“高街”的最大受害者也非 Haider Ackermann 莫属。玩转高超剪裁手法和材质拼接,并被老佛爷钦点接班的 HA 被 Kanye 的迷弟们高强度概括为廓形卫衣+丝绸 bomber,每次看到有人把 Haider Ackermann 归类为“高街”品牌,我的脑壳就昏昏作痛。

在这几件“高街”明星单品的光芒遮盖下,Haider Ackermann 诸多优秀设计无人问津:

BV 的切尔西靴的确好穿好搭,被 Kanye 频繁上身的切尔西靴也不出意外的成为了公式“高街”唯一指定鞋履,凡是出过切尔西靴的牌子都莫名地被叫做“高街”品牌。以此类推,1837年为英国女皇发明切尔西的 J. Sparks-Hall 理应是历史上最早的高街风格代表人物。

其实谈到狭他社突义版“高街”须最,Jerry 和 Fear of God 绝对是值得拿出来单独说的品牌,无论是 FOG 的内侧拉链破坏牛、廓形卫衣和短裤、vintage 摇滚 tee、格子衫,还是 Jerry 屡屡上身的棋盘格 Vans,都是公式“高街”的重要成分。但由于 Jerry 和 Kanye 间千丝万缕的关联,以及 FOG 风与 Kanye 早期穿搭风格的高相似度,我决定把它归于 Kanye 版“夜膊钟高街”的标题之下(其实也是因为懒)。

总而言之,水洗、紧身牛、vintage tee、切尔西靴、格子衬衫、廓形卫衣、椰子 sneaker、廓形外套,这一切和 Kanye West 有着紧密联系的单品,都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如今狭义“高街”的主干框架。

其实 Amiri 的突然崛起本是 Hedi 圣罗兰的重工发烧友版借尸还魂。Amiri 本质上抬的不是高街,而是 Axl Rose 所代言的流金摇滚风格。

Axl rose 在演唱会上身 Amiri MX1 也是对 Amiri 设计的高度肯定,建议不知道枪炮玫瑰的 Amiri 粉回家恶补几首歌:

但由于 Amiri 的紧身牛、破坏水洗 tee、麂皮靴、廓形卫衣、格子衬衫等单品和上述的狭义版“高街”高度重合,也误打误撞的成为了公式“高街”的引导者,这也是对 Amiri 成功的变相肯定吧。

我此前打在“高街”上的引号,代表着阉割。原本诞生自时装与街头接洽高级街头风格是一颗分支宽广的参天大树,但是在几位极富影响力的时尚 icon,和几个特色鲜明的品牌的共同“推动下”,“高街”逐渐在大众脑海中的变得象具体化起来,加之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公式穿搭。上述的演变就如同一场传话游戏,排序越靠后的人听到的信息离本貌差别越大。这场传话游戏也成为了诸多乱象的始作俑者,其中最让我感到生理不适的便是各路“打版” vintage tee。vintage tee 被潮流贩子盯上之前纯属小众乐迷圈子的流通纪念品。

如果说乐队的字体印花是乐队的专利资产的话,那各路打版 vintage tee 就是赤裸裸的侵权,和盗版歌曲没什么区别。而且一个因“古董性质”而价值连城的单品,你去搞一个全新做旧,意义何在呢?去景德镇高度仿制一款唐代瓷瓶就能拍卖出天价了?值钱的不是工艺,是情怀。还不如去乐队官方买新款的正版 tee,自己弄弄水洗效果呢。

比打版 vintage tee 更低级的圈钱手法就是各路水洗 tee。当然,的确有个别良心的主理人推出了细节考究的单品(如Cookie的老朋友Donx5),但大多数浑水摸鱼混子不过是想压榨粉丝经济的油水罢了,许多水洗 tee 的做工,还不如自己扔进洗衣机里滚上三天三夜。

公式化“高街”的盛行并非毫无依据,上述提到的 Kanye 等顶级 icon 自然是大家跟风的原因。同时, mnml 的打版品牌更是凭借着低廉的价格拉低了公式“高街”的准入门槛。

Represent 更是凭借着品牌前期高还原度且高质地打版,一跃跻身秀场和各路大牌买手店。

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公式化“高街”相比之前的公式化“束脚裤”而言,绝对是一种进步,它最起码保证了一部分人能通过穿搭来提升自己的身材。

看到这里,你真的觉得我在 diss 高街风吗?当然不是,毕竟按照高街=高级街头时装的定义来展开讨论,我又何尝不是一个高街粉丝呢。我所不理解的“高街”爱好者,是那些从“美潮风”的束脚裤,到“日系风”的工装裤,到“纪梵希高街”时代的短裤配紧身裤,到“RO 暗黑”时代的黑色吊裆裤,到“ Kanye 高街”时代的紧身牛,到“ Acronym 机能”时代的绑带裤的过程中,裤子换了一波又一波,但脚下的 AJ 却仅仅是钩子换了个方向的表面粉丝。

他们从未深层次思考过什么样的衣着适合自己,什么样的风格值得追求,只是盲目地跟随着一场又一场保真率极低传话游戏,换上一款又一款符号化的单品。与其说是在穿搭,不如说是在为自己不断的更换标签。然而这“皇帝新衣”般的标签,又是何其脆弱?放眼身边的许多朋友,有很多人选择在 “RO 热”后仍然坚持驾驭暗黑先锋品牌,有的人选择跟随 Hedi 一路走到黑,有的人选择把 Amiri 摇滚风驾驭的潇洒帅气,从不在意外界风格的变换。用他们的话说,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就好像成家了一样,在自己的窝里呆着最舒服,迈不动腿了,谁管他过不过时呢?因为他们明白,标签是商品社会的产物,是主流消费趋势的象征,而能够代表自己的,只有自己。所以,请忘记“高街”这个子虚乌有的称谓,去成为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absr.com/,切尔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